虚拟现实VR

Oculus只是情人眼中的西施

Facebook旗下的虚拟现实设备制造商Oculus,在今年7月宣布以6000万美元的巨资收购3D手势操控公司PebblesInterface,这条消息随后迅速引发广泛关注。本次收购是最近几个月以来众多虚拟现实技术领域的公司的一系列收购案例之一,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直到现在,相当一部分人还是对整个虚拟现实领域抱有怀疑态度,很多人都对90年代的情景记忆犹新:当时形式繁冗的虚拟现实系统被当做新的游戏平台推出,但是很快就受到个人PC机热潮的影响而无人问津。然而,个别开发商仍然还是在没人关注的地方继续研究虚拟现实相关的技术,而这一状况直到Facebook在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公司才开始有了新的转机。

Oculus公司研发的头戴式显示器Rift的目标是为电子游戏增加一个新的纬度。那么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为什么对此产生这么大的兴趣?此举对于科技在消费文化中的应用又意味着什么?最后,Facebook这一步到底走对了没有,还是犯了和谷歌眼镜同样的错误?

新贵

为了更好地探讨OculusRift的未来发展,我与一位以色列的虚拟现实用户体验咨询师YossiPreminger进行了交流。他邀请我试戴了他的头戴式显示器,并且向我解释了如今这一波虚拟现实开发的热潮与之前情况的不同。

Preminger说:“Rift具有别具一格的开放性的原因在于它能提供一种逼真的身临其境之感。在之前的虚拟现实开发中,用户只是在盯着一个3D屏幕傻傻的看,而现如今的科技却能够提供一种更全面的体验。”

Preminger先让我尝试了一个简单的虚拟情节:我坐在一张桌子前面。我一开始并不觉得这有多么真实,然后当我没能拿起面前的铅笔的时候我开始感觉到了;而当他把我放到过山车上的时候,我的胃开始随着车子陡然俯冲而翻滚,那时我才意识到了这个系统真正的威力。那种忽然之间被赋予了360度全方位景象的感觉,既有些不安,又非常刺激。

Preminger随后告诉我,Oculus首次引起关注是在2012年的E3游戏展上,第一人称射击之父JohnCarmack运用早期版本的Rift向大会来宾展示射击游戏游戏《毁灭战士3》的操作。在惊艳众人之后,Rift的设计者PalmerLuckey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启动了筹款活动并最终获得将近250万美元资金。起初Oculus对第一代头戴式显示器模型的订单预期是100台,然而产品在预售期就卖出了9500台。

Oculus Rift上的《毁灭战士3》游戏画面截图

爆发力

虚拟现实技术如果要朝着消费电子的方向发展,第一个问题就是能否摆脱边缘行业的标签。

在电子游戏的一些领域当中,对于虚拟现实技术未来发展的兴奋期待之情已经明显可见,但究竟这种技术会不会与主流接轨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Preminger对此表示,虚拟现实技术在近期内变得大受欢迎的情况基本不可能发生;“情况太复杂了。想突破是需要时间的。即使他们卖出了200万台设备,跟其他设备类消费品比他们依旧是边缘产业。不过两年之内,公众将能够更为容易地获得这些技术。”

和其他消费设备一样,虚拟现实正在经受必要的磨练。“它仍旧处于早期的开发阶段。就目前来讲400美元的售价倒是不算很贵。”Preminger说。尽管一些VR开发商准备在2016年向移动领域进军——比如Oculus和三星联合打造的GearVR,而目前大多数虚拟现实应用软件目前还都还需要强大的计算性能支持。“目前来看,处理这些程序需要电脑提供相当大的能力,所以只要人们还在使用电脑和电视,这种依赖情况都不会消失。”

随后他又表示:“虚拟现实向移动端发展的巨大飞跃要寄希望于谷歌了。像安卓这样的移动操作系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游戏和其他应用程序之间的平稳运行的;如果他们能良好的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有可能在2017年看到移动虚拟现实的诞生。”

通过推出廉价虚拟现实装备Cardboard,谷歌公司已经在为进入虚拟现实领域打基础了,并且开始鼓励并号召开发商们为相关设备提供创新性的内容。

Facebook为什么也对虚拟现实感兴趣?

每当提起这个社交媒体老大的时候,人们很难将它和虚拟现实关联起来。但是Facebook公司却认为,不断思考和寻找新的平台来开发他们今后提供的服务是他们一贯的宗旨。

“这确实是一个新兴的交流平台”,”在收购Oculus之后的发布会上说道,“通过感受虚拟现实呈现的场景,你能够与你生活中的人分享不受空间所限制的体验。想象一下,你能和朋友们分享的不仅仅是上网时的欢聚,更有你全部的经历、体验和冒险。”

Preminger说:“收购Oculus对于Zuckerberg来说既出色又在意料之中。虚拟现实技术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让你与他人进行社交互动。Facebook的商业价值就在于交流和沟通,而这项技术正好能帮助它的众多用户在彼此之间分享更丰富的内容。”

仅仅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追逐Oculus的热潮。不管从实用性的角度还是从怀疑论的角度来看,虚拟现实要想成为新的流行平台,还需要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在Oculus的批评者中,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最为高调,去年8月他对于Oculus的评价是“只是一个哈欠”。他表示并没有在虚拟现实平台上看到任何能给电影生态圈提供新型互动模式的潜力,而且他也没看到有人为这种新形势的载体生产内容。

来自视频游戏设计师DennyUnger的批评则更为尖锐,他认为使用Rift这种装置存在健康隐患。他指出,在一个人完全沉浸在这种模拟生验中时,有可能导致心脏病发作。游戏中的一些场面切换太突然,还有的画面惊悚吓人,对于身体不适或存在疾病的人,这可能会让他们昏倒。在虚拟现实技术逐渐成熟的过程中,这种严重的威胁是开发商和他们的律师团队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从男女平等的角度来看,DanaBoyd指出虚拟现实技术是基于男性大脑设计的,这是一种性别歧视。她引用了一项研究结果,其中在使用虚拟现实系统的时候,相比男性,更多的女性会产生不适感,这可能与身体的深度知觉系统相关。尽管这一理论还有待进一步证实,确保Rift和其他类似的装置不存在性别偏向性是十分重要的。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加入游戏玩家的大潮之中,如何更好地满足她们的需求将成为值得行业思考的重要议题。

而挡在Rift推广计划前面的最大障碍之一可能就是对强大的硬件设备的依赖。要实现完美的真实体验,需要的算力是非常庞大的,所以需要大量的资金;另外还不能把设备做得太大。如何得到一个独立的轻便的装置是虚拟现实游戏发展的重中之重。就像上文提到的那样,为了更好的将这款产品推向大众并占据市场,如何更好的改进硬件和移动操作系统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整装待发

虚拟现实产品现阶段还没做好面向大众的准备,不过像Oculus这样的公司已经有了模型,并且在技术方面已经做好了准备。预计有望在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正式面向公众销售。

Rift二代头戴式显示器已经在开发商内部进行测试了,用户版在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配送。新一代头盔的售价预计在300-400美元之间,并且经过了改进之后产品变得更轻、速度更快。另外其中还将包括一个Xbox手柄和一副耳机。用户还可以自行购买触摸手柄,该手柄可以让用户在使用Rift时的操控和流畅度提升一个等级。

HTC Vive

除了Facebook,厂商也在向这块未来乐土进军。HTC和索尼纷纷推出了虚拟现实游戏头盔Vive和ProjectMorpheus,与Oculus展开了正面竞争。而专门提供移动数字互动解决方案的iFinity公司也在他们的智能城市工程中运用了广泛的虚拟现实技术。的公司集团目前也在对开放源码的虚拟现实技术进行试验,包括一直在推动该技术发展的Sixense和Razor。而三星鉴于目前正在与Oculus合作,现阶段不太可能成为其直接的竞争对手。

事实上自1993年依赖,虚拟现实应用就已经在军事、高等教育和医疗等领域得到了应用。而在制造业里,这项技术在设计,尤其是自动化和航空设计上,也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能为相关的计划和设计节省时间和金钱。

Preminger说,虚拟现实应该是对每一个人都有吸引力的,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是一个媒介,它会有广泛的用户,允许所有种类的互动,尽管现在暂时还不能做到。

路在何方?

新技术都值得认真思考和推理,因为往往一个十分有潜力的好想被糟糕的执行所终结。

休整了二十年之后,虚拟现实似乎已经为全新的回归做好了准备。这将会是一场不那么容易很快获胜的艰苦战争,但是一旦胜利,社会互动和我们体验世界的方式都将会获得颠覆性的改变。

via geek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