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科普

拯救XR苹果力不从心

来源 光子星球
撰文文烨豪

编辑 吴先之 

 

苹果终于呈上了它的“答卷”。

北京时间6月6日凌晨,苹果2023年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如期举行。作为苹果CEO库克口中“有史以来最好的WWDC”,本届WWDC凝聚了全球的视线。

纵观发布会,相较于略显“常规”的硬软件迭代升级,作为 One more thing 登场的MR头显Vision Pro,无疑是本届WWDC最耀眼的存在。

 

据悉,这款苹果“七年磨一剑”的产品,售价3499美元,将于2024年年初正式登陆消费市场。有如一枚重石落入平静的湖面,Vision Pro的发布,瞬间激起了科技语境的狂欢。

对沉沦已久的XR行业而言,Vision Pro,正是其一直苦苦等待着的答卷。然而,苹果所给出的答案是否正确,以及是否真能改变游戏规则,仍需时间和市场共同揭晓。

沉沦的XR,等待着苹果的答卷

回望过去两年,XR赛道划出了一道曲线——两年前,突然爆发的元宇宙概念,将沉寂已久的XR领域再度带回了科技舞台的中心。

 

鼎盛时期,字节斥资近百亿抢下PICO;腾讯组建XR团队并试图收购黑鲨;一众智能手机供应链企业向XR迁移——玩家们竞相奔赴XR,争夺所谓的后智能手机时代的“船票”,试图成为新世界的开拓者。

然而,此番繁荣短暂而瞬息。这轮狂热的造势运动,并没能使XR产品大规模出圈,消费市场依旧不温不火,普罗大众并不愿为XR羸弱的应用生态买单。

IDC数据显示,2022年XR设备销量同比下滑了21%。以索尼今年上半年推出的PSVR2为例,即便其出货量预期早已因预售表现太差而遭砍半,但截至3月末,PSVR2 27万台的全球销量,同砍半后100万台的预期仍有着倍数级差距。

当下,随着AIGC浪潮兴起,元宇宙概念逐渐淡出科技圈,飘向营销语境,沦为各种所谓的行业会议、饭局的谈资,XR产业亦走入了困顿期:Meta、PICO等头部玩家,处境难言乐观;本想借由XR碰一碰硬件的腾讯,最终也悬崖勒马,收购黑鲨不了了之,XR团队亦被裁撤。

背后的逻辑在于,不论各厂商如何兜售自己精心编织的“故事”,均无法绕开现阶段XR领域“缺乏杀手级应用”这一客观事实——没有刚需,XR产品自然只能服务于一小撮用户“尝鲜”的诉求;而用户体量难以壮大,自然无法吸引更多创作者和开发者,为内容与应用生态注入活力。

所有玩家其实都清楚这一现实,但在如何打破死循环的问题上,即使是最清醒的玩家,也同样陷入了迷惘。在此背景下,苹果的XR答卷,价值自然被无限放大。

从Macintosh的问世到iPod的流行,再到为人熟知的“iPhone时刻”,苹果一直走在创新的前沿——乔布斯的精神,产品的革新设计,繁荣的开发者生态,使苹果超越了普通的科技公司的范畴,成为一个科技语境的“图腾”,在全球范围内孕育了无数拥趸,也在供应链中有着极强的号召力。

而沉寂已久的XR产业,似乎亦化身为了苹果的“信徒”,等待着“救世主”给出破局之道。

苹果难成救世主

Vision Pro,初见惊艳,细看亦有诸多创新之处,只是。万众瞩目的苹果,似乎同样没有在发布会上拿出行业渴望已久的“杀手级应用”。

 

从产品层面来看,Vision Pro作为苹果酝酿已久的产物,不仅彰显出了其一贯的设计理念和对细节的追求,料堆也堆得相当扎实。

硬件方面,简单来说Vision Pro内置的MicroLED屏幕足以实现单眼超4K的分辨率,音频采用了空间音频效果,并搭载了M2与R1两颗芯片。M2芯片作为“老朋友”,强悍的性能无需赘述,值得一提的是苹果专门为Vision Pro研制的R1芯片。据悉,其主要负责应对实时传感器处理技术,旨在将内容实时、无延迟地呈现在用户眼前。

 

交互上,Vision Pro整合了前沿交互方案,将眼球追踪、手势动捕、语音定义为交互法则,省去了传统XR设备的。此外,不论是投影用户眼睛的EyeSight系统,还是切换现实/虚拟的物理旋钮,从中均可窥见苹果对用户体验的深度理解和打磨。

当然,Vision Pro也存在着诸多权衡与妥协。

例如,为了减轻头戴设备的重量,Vision Pro选择外接电池供电,用户需要将电池装入口袋,通过线缆与设备连接,使便携性有所降低。

纵使如此,Vision Pro续航时间亦仅有2小时,正如所调侃“还不够在室外看完一部电影”。

应用场景以及内容生态,向来是XR设备切入消费市场的关键因素。

就WWDC呈现的内容来看,苹果似乎仍延续着既往的“生产力”故事,应用重心更多放在ToB办公场景方面,家庭娱乐场景仍停留于观影以及现有的“平面”应用。

据悉,Vision Pro能同Mac、iPhone、iPad等苹果生态链设备建立链接,将办公、影音、沟通等多元化内容由2D平面拓展至3D立体空间。而内容生态方面,苹果一方面为Vision Pro定制了全新的App Store,另一方面则同迪士尼合作,将后者的视听内容引入头显。

苹果此番尝试,似乎是想跳脱出XR硬件过去“游戏机”的框架,转而关注更多场景和需求。

在当前阶段,以游戏为核心的娱乐场景才是XR设备连接消费市场的重要纽带——除非苹果能一举颠覆行业逻辑,否则以现有的目光审视Vision Pro,其似乎仍缺乏一款为之量身定制的《水果忍者》或是《无尽之剑》。

尽管Vision Pro能否引领新的科技潮流,最终取决于市场反馈,但考虑到其3499美元的价格,可以预见,纵使是苹果,通往消费市场的路途亦将遍布荆棘。

毕竟就在几天前,Meta抢先发布了售价仅500美元的Meta Quest 3,后者不仅娱乐属性更强,Quest的千万级装机量亦对开发者更为友好。相比之下,据媒体报道,苹果对于Vision Pro第一年的预期销量仅有90万台。

总而言之,苹果在Vision Pro上彰显出的冒险家精神值得所有人肯定,亦不排除苹果的全球拥趸竞相入手,推动Vision Pro出圈;或是基于强大影响力,撬开开发者生态的可能。把视线拉回到现实,单论这一代产品,苹果依然没能端出让人拍案叫绝的“杀手级应用”。

换言之,Vision Pro或许能在交互、VR+AR融合等方面起到指引作用,但并不足以成为行业的“救世主”——对XR产业而言,苹果推出头显所传递出的信心,或许远大于现实层面的“解法”。

苹果推出头显一事,显然再次点燃了XR产业的,但如果抛开发布初期的狂热氛围,重新审视其背后的逻辑,其存在的两面性便将变得愈发明晰。

 

Vision Pro之所以能激发行业的信心,很大程度上源于多数XR玩家们都愿意相信这样的剧本——Vision Pro推出,产业必定会撕开消费市场的缺口,从而慢慢渗透,后续随着产品不断迭代升级,开发者生态日益丰富,消费市场亦将被教化,从而推动整个XR行业的发展。

 

有如一场赌局,所有人都期待着苹果能重塑XR,将行业带入下一阶段。甚至甘愿让出一定的市场份额,换得苹果将整块蛋糕给做大。殊不知,一旦Vision Pro乃至后续系列无法在消费端市场找到立足点,那么支撑XR产业这些年的幻梦恐怕将破碎——巨轮沉没,连带着周遭的小船一同被卷进漩涡。

如前所述,现阶段Vision Pro所兜售的概念,很难支撑其一举攻占消费市场。而从截至目前的股价来看,资本市场似乎也并不相信苹果。

发布会前夕,苹果股价一度刷新历史新高,随着Vision Pro价格公布,苹果股价拐头向下,迅速回落,最终收跌0.76%。华尔街的悲观预期,亦迅速蔓延至供应链企业,长盈精密、立讯精密、歌尔股份等玩家,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归根结底,当下去谈论Vision Pro的未来,似乎为时尚早,其前路如何,或将取决于后续的内容生态乃至往后数代产品。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Vision Pro作为苹果初代头显产品,多年以后,未拆封版本将具备很高的收藏价值——若是未来出货量不及预期,甚至是沦为“”,收藏市场更是会趋之若鹜。

另一方面,对沉沦已久的XR玩家们来说,短暂的狂欢归狂欢,但现阶段仍需保持警惕,毕竟如果苹果头显最终被市场证伪,那其不仅无法成为“救世主”,反而会加速行业“末日”的到来。

发烧友和从业者营造的繁荣,与产业兴盛完全是两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