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给元宇宙投资泼一盆冷水

按照一场40万人口的赤壁之战估算,单台地图服务器至少需要10-40Tbps的带宽才能支持虚拟世界中这么多人同时在线。 这意味着当前的服务器带宽至少需要提升10万倍。 根据摩尔定律预计需要34年。 考虑到过去二十年网络服务器性能只提升了2-5倍(腾讯2020年有100万台服务器,100T输出带宽,平均每台100M),要真正实现这样的场景,至少需要再过50年。

这也是科技圈的普遍共识:

相对粗糙、简陋的元宇宙世界在10年内基本可以实现;

更加生动细致的虚拟世界需要30年的打磨;

投资者所想象的技术完备、体验炫酷的虚拟宇宙,不到50年是不可能实现的。

参照目前完整的互联网产业生态,再前进50年。 1969年,世界上第一个网络刚刚在美国诞生。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当时,即使是最乐观的投资者也不认为投资互联网是一门好生意。

从这个角度来说,当你被铺天盖地的虚拟宇宙新闻洗脑时,你不妨问问自己:

您真的准备好持有 Yuanverse 投资 10 年、20 年甚至 50 年吗?

就算你真的有信心长期持有,基于1969年至今互联网公司的兴衰,现在这些大举投资的公司,又有多少能有幸见证互联网的爆发呢?几十年后的元宇宙市场?

《人与世界》不需要重建虚拟空间

除了技术问题之外,概念层面的矛盾也阻碍了元宇宙成为人们想象的样子。

正如 Playable Worlds CEO Raf Coster 指出的,困扰“元宇宙”发展的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还有商业和社会挑战。

首先,如果没有像HTTP一样统一的“元界协议”,未来的“元界”将成为一个孤立的存在。 用户只能被限制在某个商业公司开发的“元宇宙”内,不能与其他“元宇宙”进行交互。 “元界”用户进行交互,这与万维网协议出现之前的网络世界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并不是所有人都期待一个“包罗万象”的元宇宙平台。

在微软宣布收购动视暴雪的电话会议上,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提到,“没有一个中心化的元界平台,也不应该存在。我们必须支持许多元界平台。”

纳德拉的观点可以说在相当程度上代表了当前大型IP公司的主流态度。

无论是互联网世界还是元宇宙世界,本质上都是建立在数字和信息技术之上的中立的底层框架。 无论在哪个世界,优质内容和IP都是稀缺资源。 这也意味着,从短期来看,比贡献IP、创造元宇宙世界的繁荣、打造自己的“小元宇宙”更符合企业的利益。

动态宇宙小飞船图片_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星云动态壁纸/

广告

从秘书做起,十年之内无人能超越他。 他一手力挽狂澜,成为传奇。

×

在虚拟宇宙的世界里,还会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和案例。 与用户期待的“自成体系的世界”不同,早期的元宇宙更多的是现实世界的投影。

尽管人们期待虚拟世界能够弥补现实世界的缺失,但区块链金融去中心化的失败已经向人们暗示了这一点:

技术无法改变现实世界的规则,包括金融、政治、法律和社会关系。

这一点在之前大肆炒作的“元界社交”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从产品角度来看,元界虽然拓展了传统社交媒体的场景,但并没有解决当前社交媒体面临的虚假信息、仇恨言论等问题,甚至还会继续放大这些问题的负面影响。

此前,Facebook寄予厚望的大型开放虚拟社交世界Horizo​​n Worlds自公测以来就深陷“性骚扰”丑闻。 多名女性用户已向Meta提交报告,称她们在体验过程中遭受了来自陌生玩家不同程度的骚扰和言语侮辱。

动态宇宙小飞船图片_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星云动态壁纸/

如何购买和选择小型广告除尘器

×

无独有偶,在相关投诉报告中,一名黑人玩家也表示,他在体验过程中明显听到人群中有人发出歧视性言论。

从这个角度来看,虚拟宇宙并不能带来想象中的“大同世界”。

从目前来看,在审视虚拟宇宙的实用价值时,相比于“重构人与世界的关系”等华而不实的说法,倒不如说虚拟宇宙的意义在于用这个出口来引导。资本从虚拟走向现实。 关注数字技术领域的发展。

投资元宇宙,不如重金投资“卖水者”

“好技术,烂生意”是投资者提到“元界”概念时最常说的一句话。 不同于现实和互联网的“第三空间”。 虚拟宇宙对人类来说是一个“美丽新世界”,还是只是一个数字巴别塔?

从现实和实践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一个基本的结论是,与科幻作品以及人们理想中的“元宇宙”多元化的终端应用不同,闯关的游戏娱乐往往只是看起来很“赚钱”,但真正赚钱的却是在行业的关键环节。链。 《卖水人》。

换句话说,与其投资虚拟宇宙的内容,不如大力投资“卖水者”。

典型的例子是Meta和NVIDIA。 前者是一家科技巨头,更名为“全宇宙”。 但由于近期股价暴跌,其市值跌出全球前十。 后者依靠元宇宙的底层技术——“基础算力”,在最近一个季度交出了超出预期的业绩。

宇宙星云动态壁纸_动态宇宙小飞船图片_元宇宙行业动态/

因此,无论元宇宙能否实现,游戏世界中的内容和场景都必须有底层技术的支撑。 围绕“元界”产业链,目前技术投资主要有两条线:一是靠近下游终端硬件厂商,这些低调的企业往往掌握着元界的“钥匙”;二是靠近下游终端硬件厂商,这些低调的企业往往掌握着元界的“钥匙”; 二是上游基础设施,包括后端基础设施(5G、云计算等)、底层架构(区块链、数字孪生等)以及人工智能等依靠技术输出的“卖水者”。

第一行是终端硬件。 一度被低估的VR/AR厂商终于在“元界”的帮助下扭亏为盈。 正如扎克伯格在定义“元宇宙八个基本概念”时提到的“自然界面”。 元宇宙的沉浸式特性要求其提供三维信息呈现和交互解决方案。 因此,VR/AR厂商将迎来好消息,迎来真正的“VR年”。 据IDC预测,2024年VR/AR终端出货量将超过7500万台。

国外玩家已经具备了先发优势。 谷歌、索尼、Meta等公司趁着VR行业发展初期的趋势,推出了相关产品,从“VR盒子”到外置耳机、VR一体机。 他们迎向潮流,不断试错。 。

反观中国,从暴风科技到乐视网,大家都在讲述“VR故事”。 目前,国内各个领域的VR玩家不少,如华为、贝壳兆方、爱奇艺等,但总体规模并不大。

其他技术玩家则隐藏在代工公司中,比如歌尔声学,它为Oculus等领先的VR公司做代工。 这家“水果连锁巨头”正乘着总市值超过1500亿的“元宇宙东风”。

此外,围绕“沉浸式体验”,一些光学器件、声学器件和传感器行业也值得关注。 同样在“水果链”中,如在港股上市的舜宇光学科技,2021年上半年营收接近200亿元,净利润达到27亿元。 叶辽宁董事长甚至“痛定思痛”地定下了2022年“千亿”的目标。

第二条线是元界上游基础设施,包括5G、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 人工智能方面,关注“计算视觉四小龙”(商汤、旷视、云从、依图)。

宇宙星云动态壁纸_元宇宙行业动态_动态宇宙小飞船图片/

广告小贴士:如果你炒股经验很少,如何判断一只股票的好坏?快学会这2招

×

值得一提的是,元宇宙的技术不仅仅是计算机视觉。 例如,有投资者曾向科大讯飞提出建议:“元宇宙应该成为全球不同语言用户的交流工具,科大讯飞应该利用好其入口和平台,提前布局元宇宙。” 因此,在智能语音技术方面,另一方面,具有进口价值的科大讯飞也有潜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目前只处于虚拟宇宙的早期阶段,甚至还处于起步阶段。 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还是未知数。 有些人认为元宇宙是一个勇敢的新世界,比如扎克伯格; 但也有人认为元宇宙极其脆弱,比如360创始人周鸿祎。

但可以肯定的是,“元宇宙”是数字经济的产物,意味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重构。 正如复旦大学学者张纯新所提到的:“理论上,在这个经济体系中,传统的经济教条将会被打破,需要建立一个更加完善和先进的经济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