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资讯

当媒体行业遇上“元宇宙”:沉浸式新闻、虚拟数字人、数字馆藏

2021年,“元宇宙”的概念将迅速流行。 VR、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的积累,为元宇宙的实现提供了底层支撑。 互联网和资本都需要新的刺激和更雄心勃勃的蓝图。 COVID-19疫情刺激了在线生活的需求。 这一切都推动着元宇宙从想象走向现实……沉浸式新闻、虚拟数字人、数字馆藏,当前媒体行业对于元宇宙的应用思路更多的是基于技术可能性的想象。 无论未来发展前景如何,元宇宙概念下新技术、新应用的发展都将为互联网市场格局、传媒产业格局带来新的变量。

从酝酿到爆炸性的虚拟宇宙热潮

元宇宙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四十年来它一直在文学、影视作品中被构思、制作和演绎。 以往与之相关的想象形式虽然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核心,那就是虚拟世界。 科幻小说《真名实姓》的作者弗诺·文奇构想了一个可以通过脑机接口进入和体验的虚拟世界。 元宇宙的想法最早出现在小说《雪崩》中。 人们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中拥有数字化身。 随后,《阿凡达》《头号玩家》等电影也涉及到“阿凡达”和“虚拟世界”。

2021年,元宇宙概念正式爆发。 3月10日,游戏公司Roblox在纽交所上市,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 10 月,Facebook 将公司名称更改为 Meta。 扎克伯格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未来,并将在五年内将Facebook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此后,亚马逊、微软、谷歌、苹果、NVIDIA等领先公司纷纷入局,围绕元宇宙相关的硬件和软件提出了自己的发展计划。 国内互联网企业也在积极跟进。 百度、腾讯、字节跳动相继布局元界赛道。 除了社交、游戏、娱乐之外,一些互联网公司也在尝试将元宇宙应用到消费、医疗、教育、旅游等领域。 尽管已有大量企业加入元宇宙的建设,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元宇宙仍处于起步阶段。 从硬件发布的时间可以看出,一些设备或技术在元宇宙爆发之前就已经被公众所熟知和使用。 很多公司早期的布局并不是以元界的名义进行的。 现在的元宇宙更像是对这些新技术的回应。 做了一个收藏并重命名。

关于元宇宙的不同“叙述”

对于元宇宙的定义和应用想象,有技术叙事、艺术叙事、资本叙事和学术叙事等不同方向。 其中,资本叙事较为极端,如“元宇宙是赋予技术生命能力的开始”、“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互联网的终结是元宇宙”、“ “虚拟宇宙是即将取代现实空间的新电子大陆”,引起了更多的噪音和骚动。 但同时也有研究者批评元宇宙是资本投机创造的概念,元宇宙已经成为一个可以放进去的“篮子”。

对于元宇宙这个概念本身是否来自于资本炒作,以及如何看待元宇宙这个“篮子”,姜其平认为,概念炒作出现在技术与应用结合的第一时刻,所以也可以看作是技术进入市场的第一步。 一个信号。 此时此刻,数字经济需要一个“篮子”,里面装着即使在精英看来也不算什么的东西。

在互联网的每一轮发展中,技术和资本一定是发展的核心动力。 即使每一轮发展热潮都会带来一些泡沫,但市场最终会有自己的检验机制,泡沫最终会消散。 而如果没有资本的推动,技术就会失去接受市场检验的机会。

2021年元界概念的兴起是有现实原因的。元界作为一个虚拟世界,是建立在通信、交互、计算能力、算法等高度发达的数字技术基础上的。 近年来,芯片、网络通信、虚拟现实、游戏、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的快速发展,为元宇宙的实现提供了技术可能性。 2020年以来,疫情加深了人们对互联网的依赖。 宅在家期间,工作、学习、生活的很多方面都采用了线上模式。 生活中的一些户外场景也被迫搬到了室内。 “宅经济”相关产业快速发展。 用户在线时长和短视频、医疗咨询、云办公、在线教育等软件渗透率大幅提升。 这个过程提高了人们对虚拟世界的适应能力和接受度,培养了人们对虚拟世界的想象力。

媒体行业的元宇宙想象

目前媒体行业对元宇宙应用的设想大多集中在通过VR/AR技术呈现新闻场景。 虚拟宇宙通常与沉浸式新闻联系在一起。

沉浸式新闻并不是一个新概念。 在元宇宙概念兴起之前就已经引起了业界和学术界的关注。 几年前国内外对VR/AR新闻的探索也让一些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开始关注沉浸式新闻。 有初步的体会。 但技术条件限制下,人们的体验也有限,沉浸式新闻似乎并不名副其实。 元宇宙的热潮或将推动新一轮技术和应用的兴起,业界也预计这将为沉浸式新闻实践带来实质性突破。

真正的沉浸式新闻是一种现场新闻,不仅可以让用户对新闻场景有更真实的体验,更重要的是用户较少受到记者、摄像机、导演等视角的限制。在传统的电视直播中。 他们可以直接“进入”场景,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观察、体验。 他们对新闻的理解也更多地取决于自己的现场观察。

除了沉浸式新闻,VR/AR等技术也为新闻报道、媒体活动、营销等互动提供了新的可能。 当然,未来的发展空间既取决于技术能力,也取决于人类的想象力。

与虚拟形象相关的虚拟数字人也是元宇宙的主要应用方式,媒体在这方面的应用目前主要是虚拟主播。 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主流媒体相继推出虚拟主持人。 2021年,小冰公司与《每日经济新闻》联合打造的数字主播“N小黑”、“N小白”将在“每经AI电视”上线; 2022年初,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还将推出央视新闻AI手语虚拟主播。 虚拟主播虽然不可能取代真实主播,但可以减轻真实主播的劳动强度,也会促使真实主播重新找到自己的价值和定位。

NFT技术在媒体行业的应用也引起了行业和研究界的关注。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代币”,基于区块链技术,是唯一用来代表数字资产的加密货币代币。 在分布式账本上,它具有可验证、唯一、不可分割、可追溯等特点,可以用来标记特定资产的归属。 NFT作为元宇宙的必要组成部分之一,与元宇宙相辅相成,成为连接实体世界资产和数字世界资产的桥梁。 NFT是赋能万物的“价值机器”。 通过所有权标记,使虚拟世界中的物品在现实世界中具有一定的价值,加速物品的数字资产化,使各种数字物品在元界中的价值所有权和产权得到确认和虚拟身份认证都是有可能的。 NFT的主要应用方向是数字馆藏,与数字内容密切相关,因此也引起了媒体的兴趣,纷纷尝试将新闻内容打造成数字馆藏。

虽然在新闻内容NFT化的初期,用户会出于尝鲜心态收集一些收藏品,但如何让新闻作品真正具有收藏价值以及这种方式是否可持续仍值得观察。 NFT应用能否完善媒体内容的版权保护机制,以及如何保护NFT作品本身的版权也受到媒体关注。

元界主导下的内容制作仍将是PGC(专业制作内容)和UGC(用户生成内容)的结合。 对于UGC内容来说,如何保证其制作的质量和秩序仍将是未来的挑战。 而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为UGC内容的生产、运营和管理提供了新的机制。 DAO 的主要特点包括:信息透明、代币激励、代码开源、社区自治、参与者对组织的所有权、自由开放等。但 DAO 在内容生产领域能落地的程度还很有限。还是一个未知数。

媒体行业目前对于元宇宙的应用假设更多的是基于技术可能性的想象。 这些想象若要成为现实,除了技术可能性外,还需要考虑用户需求、市场环境、政策环境等多重因素。 无论未来发展前景如何,元宇宙理念下新技术、新应用的发展都将为互联网市场格局、媒体产业格局带来新的变量。 当前,网络平台已成为数字时代的全球基础设施,也加剧了垄断和中心化的趋势。 有学者预测,虚拟宇宙的变革将带来实时性、存在性、集成性、互操作性和连续性。 和其他基本功能,重塑当今的平台格局。

本文节选自《传媒蓝皮书:中国传媒业发展报告(2022)》——《元宇宙元年与传媒业畅想》,作者:彭澜、李铎。 有删减。

您可以到京东旗舰店购买本书

如需电子版,请前往图书数据库购买。